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> 卫士风采
“拆”掉的旧观念
 发布日期: 2019-09-05  访问量: 

“家里的老宅子要拆了,真愁人啊!”父亲拿着老宅拆迁通知书,一脸愁容的进了家门。

 “有啥可愁的,拆就拆呗。老家房子都破旧成那样了,有两间房已经不能住了。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啊,没啥可愁的!”母亲在一旁安慰道。

“我就是担心这个问题,我们那房子那么老了,也没多大面积。到时候拆完了,都不一定够买安置房的,肯定要找找关系给多算一点面积,再从装修上找补点,兴许能多争取点拆迁款。我以前可听人说了,拆迁这里面水可深了!”父亲跟母亲聊起拆迁的话题,停不下来。

正在卧室看书的我听到外面父母的讨论感觉又好气又好笑。作为一名纪检监察干部,没想到我的父母竟还有这样“过气”的想法。

“儿子,你还有同学或者朋友在拆迁办啊?”没想到父亲托关系找门路第一个想到的是我,这更让我觉得啼笑皆非。

“爸,你也是老党员啦,咋还有这个想法,现在拆迁都是公平、公正、公开的,按照面积和各家的实际情况来计算拆迁赔偿款,不能多算,也不会少给。我们纪委还会全程进行监督,您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!”

“家里的房子不是比较旧嘛,而且当时盖的房子面积小,就院子大,拆迁款肯定没多少。我不是就想多争取点嘛,你问问看有没有认识的朋友在那边,估计也就一句话的事。”

“爸,您是不是忘了我是做什么工作的吧?您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呢。和您说吧,现在这种高压态势下,没人会帮你走后门的,咱们该赔多少就多少!”

“算了吧,就当我没说!”说完,父亲板着脸扭头就回房间了,留下一脸尴尬又无奈的我。

过了几天,该是拆迁办测量面积计算拆迁款的日子了。我刚下班回家,就看到父母正在拿着老家安置房的效果图研究呢,我也留意到桌角散落的几包中华香烟。

“爸,今天还顺利吧?拆迁办的工作人员测量得怎么样,有没有给您少算面积?”我半开玩笑地问道。

“你小子别取笑我,但是还真别说,他们测量得还挺仔细的。上午一大早就来我们老宅子门口等着,态度挺好的。四五个人顶着大太阳,算得可仔细了,而且对照标准一条一条的计算,有条不紊的。”爸爸显然对今天的测量结果很是满意。

“那您这烟是什么情况啊?”我指了指桌角的香烟。

“唉,今天丢人了,没送出去。我今天还想着给拆迁办的人送两包烟,想让他跟我透透底的,哪知道谁都冲我摆手,还耐心地跟我介绍这次拆迁的意义,安置房的选择,拆迁款的计算方法。现在干部作风还真的不一样了,儿子,你爸这老观念是得改改了!”

父亲是个忠厚朴实的人,他虽无法形象生动的表达出他的真实感受,可处在反腐第一线的我却知道从他口中说出的那句简单的“不一样”是多么不简单。

“儿子,这次拆的不仅是老房子,还有我的旧观念啊!”父亲的感慨久久印刻在我的脑海里,全面从严治党的今天,正在冲刷着很多人的“旧”观念和“过气”的想法。(陈鹏舟)